徐稚

愿一辈子做个孩子。
愿水波不兴,万事平和。

我突然做了一个很甜美很少女的白日梦,希望以后有个人,能把我发的东西翻到底,又遮遮掩掩怕被我看见。
后来一想,妈的这是我。

我这种字不好看的到底为什么要跟着装逼呀
前天是淮阴侯的疑似忌日
不知道他现在是逗留在地府,还是早已轮回了
淮阴侯要是能藏拙一点,像张良那样,是不是结局会好点?


但那样,就不是我们喜欢的韩信了啊。

我觉得我学不好英语了😭

回归lof!吸一口新鲜空气!
虽然接下来又要去背单词了…

8/25傍晚的高铁

我在前往南京的车上了,他们说那里在下雨。车子比我想象的动荡一些,外头有树、电线杆和一些低矮的砖房,跟任何车外的风景别无二致。天空也不复我午后所见的那种极淡的蓝色,它不再是一幅山水画了,反而变得灰蒙暗沉,远方的住宅笼上了一层雾气,我看不清,因而觉得这是一种江南的朦胧了,但实际上,这只是一种山雨欲来的阴沉罢了,倒叫我一番想象,硬给披上诗意的外壳了。
车子里有些冷,远方的一排排房子也消失了,叫我不好再诗意。前排有人在吃什么,闻着像赛百味,很香,我有些饿。
好像隐隐地瞧见了些河,不知这是不是水乡风光。我觉着是该拍些照的,但我的摄影技术不好,定是保留不下那些一闪而逝的风光,只能望洋兴叹。
远方的天际有些一小团一小团的云,离地面很近,至于更高的上头,好像都是一排排一片片的浓云,天光透不进来,我们也出不去。
现在破破的房子都消失了,高楼却莫名其妙地代替了他们,高楼很匠气,不过在匠气这一点上,他们是比不过上海的那些的。但话又说回来,我又如何能确定眼下已出了上海呢?既然不能,那我又在胡乱作何攀比啊?


吵闹

我萌上了一对
连名字都没有的cp

我写的东西以三天为界限
三天前全是陶醉
三天后只剩后悔

妈呀今天这个天怎么这么好看!
拉开窗帘是新的世界!
拍出来颜色就深了……其实是天蓝色的。
超好看prprpr